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震驚!大婚當日,你給我送個孩子?笔趣-090 真是無用相伴

震驚!大婚當日,你給我送個孩子?
小說推薦震驚!大婚當日,你給我送個孩子?震惊!大婚当日,你给我送个孩子?
靠!
真是无用。
成阳摇摇头,无奈地盛了一杯灵泉水端了过去。
没办法,他怕这老贼一个不小心跌倒灵泉水中那就糟了。
冯立业看到水后,整个人眼睛都亮了起来。
踉踉跄跄地从成阳手中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很快,他便脸露惊喜地看着成阳,“这水还有吗?我再来一杯。”
“你还喝上瘾了?只要你给我好好干活,这水管够。”
成阳指了指灵泉水。
冯立业眼珠子转了转没有说话。
成阳瞬间冷笑,“你别想出去,这里没有别人,想要活命只有给我种地这一条路。”
冯立业怨恨地看了他一眼,“好,我种。”
大丈夫能屈能伸。
他就不相信了,自己还能一直都被困在这里出不去?
等下次成阳出去的时候,找个机会看看他是怎么出去的。
大不了劫持成阳离开。
喝了一杯这里的灵泉水后,他已经尝到了甜头。
继续这样喝下去,以后的身体强度将会更加的厉害。
到时候武功也会更加的高。
“过来,你跟着我一起种,种不好不让你吃饭。”
成阳指了指自己旁边的地。
冯立业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黑着脸安静地走了过去。
成阳正在种土豆。
冯立业被绑住了双手,只能跪在地上,看着成阳的样子开始种土豆。
刚开始还不熟练。
不一会儿,他便已经很熟练地将土豆种了下去。
越来越熟练。
越来越顺手。
越来越喜欢上了这单一的工作。
他好像找到了自己另一个技能。
他不由地在想,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就是一个种地的。
为何会有这么好的天赋。
才学了一会就会了。
重点是这在这里种地还不累,空气清新,浑身有劲。
这是以往都没有的感觉。
冯立业越干越起劲。
他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想法,好像留在这里一直种地有不错。
两人一起种地,效果就是快。
成阳将地分成了四部分。
一部分用来种土豆,一部分用来种辣椒,一部分用来种西红柿,一部分用来种红薯。
等将所有的地都种上后,成阳擦了擦脸上的灰尘。
随后指了指大仓库。
“那里有食物,你饿了自己去吃,渴了去喝灵泉水,想休息了随便找个地方住吧!”
反正空间内四季如春,不冷不热。
随便找个地方都能住。
成阳还在大仓库中放了被褥。
冯立业不住地点点头,“还有需要干的活吗?”
他还没干够!
成阳神色怪异地看了他一眼,“你将这些地浇完,等有草了除草,再没事干了你就自己玩吧!”
冯立业眼眸微微一亮,好主意。
自己主要在这里待的时间越长,身体就会越好。
以后武艺就会越高。
等出去了,在主子面前能得到更大的官。
心里这样想着,完全没有注意成阳是怎么离开的。
这一天,沙井镇的氛围明显不一样了。
到处都是官兵。
成阳碰到了杨大勇。
杨大勇告诉悄悄地告诉他,冯立业失踪,东营这边有点动荡,现在都在找冯立业。
昨天还剿灭了许多的土匪。
成阳不由地想到了黑虎帮。
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活下来。
“再告诉你一个消息,朱公子是上面来的,这次冯立业消失,上面的人对朱公子很不满,朱公子处境比较的危险。”
成阳瞬间明白了这其中的弯弯绕。
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他已经多少了解到朱允炆是京城来的,不是大官就是皇子。
是皇子的可能性比较大。
当今圣上好像姓朱!
答案呼之欲出!
朱允炆是皇子。
被发配到北阳这个地方。
不受宠的皇子想要回去,除非立功。
立功!
成阳不断地思索着。
他没有想到冯立业消失会出现这么大的连锁反应。
将冯冯立业从空间内放出来是不可能的。
空间的秘密不不能暴露。
那就从其他方面想办法。
“成公子没想到你在火锅店啊?听说这生意不错。”
清脆的声音响起。
成阳头皮发麻。
这蛇蝎美人怎么来了?
按照她的性格,应该是不可能再和他有交集。
他转过身看向王娇月,“不知王小姐是来吃火锅的,还是其他?”
王娇月笑笑,脸上浮现不明的情绪,看了看店内的装修,“成公子果然是个妙人,这醉仙楼在你手中,可谓是脱胎换骨了,不知道成公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样的想法?”
成阳一愣,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难道这王娇月知道了什么?
“我只是看得书多罢了,既然王小姐来了,就尝尝我们店里的火锅,给我们点建议,我请客。”
“好!”王娇月轻笑一声,“那我就不客气了。”
成阳给王权招呼了一声,立刻有人来带着王娇月去了包厢内。
王娇月还没有上楼,柳诗意便下来了。
两人目光中火花四溅。
柳诗意站在楼梯口盈盈一笑,“王小姐今日有空来吃火锅了?”
“毕竟我和成公子差点成了夫妻,咱们之间的情意自是不必说,柳小姐你去忙你的。”
王娇月脚下不停,自顾自地上了楼。
虽然这里的装修变了,但是结构没变。
她自是知道哪里是包厢的位置。
柳诗意微微一笑,“我现在是这里的管事,让客人满意是我的职责。”
何处安放
客人这两个字她咬得极重!
王娇月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找成公子有事,就不需要柳小姐作陪了。”
柳诗意淡然一笑,“那好,诗意就不打扰了。”
两人平静地交锋。
成阳莫名地感受到了一股火药味。
偏偏两人脸上虽然笑着,可看着成阳的眼中却都透着冷意。
他摸了摸鼻尖。
自己招谁惹谁了?
看着王娇月上了楼,成阳转身就要离开,却不想身后那道清脆的声音又传来。
“成公子说好的请我吃饭呢?你不做陪怎么请我吃?我正好找你有事。”
王娇月好像没事人一样,完全将那日自己对成阳做的事忘记了。
那声音大的,一楼所有的人都听到了。
看到众人的眼神,成阳只能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一个女人而已,在自己的地盘上,她还能翻了天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