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神鵲》-122.蔣振武的結局(五千字大章)

神鵲
小說推薦神鵲神鹊
梁育才是受朱子夏的委托来替蒋振武提亲的。一进门看到兰玉洁身后的三个保镖,梁育才怔了怔,仔细打量着三人,猜测他们的身份,“这三个人看着不像是一般人,那穿着,那架势咋看咋像是保镖一类的人,他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儿?和兰家又是什么关系?”
心里猜疑,脸上却带笑地和兰庆福寒暄:“兰老板,家里有客人啊?”
兰庆福陪着笑说:“梁所长来啦,想吃点什么?我这就给您做。”
怒笑 小說
田花花虽然心里有气,却忍着,不卑不亢地说:“梁所长来有啥事?”
兰玉洁表情淡淡地看着梁育才,没吭声。
“是好事!”梁育才自个找了把椅子坐下,看了看兰玉洁,开门见山地说,“有人看上你家姑娘了,我来做个媒人”
田花花一听,马上不客气地回道:“我家玉洁有对象了!”
梁育才也不生气,田花花的回答在他意料之中,这么漂亮的女孩没有对象才不正常呢,笑呵呵地说:“呵呵,玉洁姑娘长得如花似玉的,肯定有很多追求的人。”看着兰玉洁,问:“玉洁姑娘,你那个对象是做什么的?”
兰玉洁语气淡淡地:“梁所长,那是我的私事,和你没关系。”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小说
“那可不一定。”梁育才收起笑容,别有意味地说:“也许和我没关系,但是肯定和你弟弟兰玉斌有关系,说不定和你父母也有关系呢。”话里明显带着威胁之意。
兰庆福和田花花听到这,心里不由地发慌,这个梁育才指的肯定是蒋振武那件事。现在他们不怕赔钱给蒋振武,女儿有的是钱;却担心儿子被抓进派出所关起来,那儿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听说人被关进那里面不问好歹先打一顿再说。小斌娇生惯养的,要是被打坏了可怎么办?
“梁育才,你在威胁我吗?”兰玉洁站起来冷眼盯着梁育才,直呼其名。此时的兰玉洁俏面含霜,眼神凌厉,竟然有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虽然跟了周扬没多久,但周扬早已帮她梳理了全身经络,灌注了灵气,打下了修炼的根基,本质上已非凡人。此时气势爆发出来,隐然有上位者的威严。
受兰玉洁气势的压迫,梁育才忽然感觉自己很渺小,很弱势,情不自禁地脖子一缩,后背涌起一股寒意,面现畏惧之色,呆呆地看着兰玉洁。
屋里的其他人也都被兰玉洁的气势镇住了,一时间,屋内鸦雀无声。
“哼!你走吧,我们家不欢迎你。”兰玉洁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气势给屋内众人造成的压力,觉得没必要和这种人多纠缠,轻哼一声,下了逐客令。
兰玉洁一说话,众人顿觉压力消失,齐齐“吁”了一口气,再看兰玉洁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三个保镖之前对兰玉洁只是尊重,此时却有了敬畏之色;兰庆福两口子眼神复杂地看着女儿,自家的乖乖女怎么突然变得陌生起来,刚才的感觉就像是、就像是… … 对,官威,女儿刚才好像很有官威的样子;小斌一脸崇拜地看着姐姐:姐姐看起来好厉害!
梁育才正不知所措,忽然压力消失,刚才的感觉恍如做梦一般。定了定神,看着神色冷淡地兰玉洁,忽然忘了要说什么,发了阵呆,挤出一句“你、你们好自为之吧。”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了。
梁育才到了外面,冷风一吹后背凉飕飕的,不禁打了个寒战,人也清醒了,“啊?刚才是咋回事?”想了想,没想明白,上了车,一边开车一边拿出手机给朱子夏打了过去,把事情说了。
“他们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你先把人关起来。”朱子夏轻飘飘地说。
“朱局长,要不给那个小家伙上点措施。”梁育才讨好地说。
朱子夏没同意:“不,不要上措施,先关着。小梁,那家人的背景没有问题吧?”
“您放心!这家就是土生土长的临溪乡下人,祖宗三代都是农民。不过—–”梁育才想起在兰家见到的三个保镖模样的人,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
“我刚才在她家见到了三个人。”
“嗯?是什么人?”
“看样子好像是保镖。”梁育才说了自己的判断。
“保镖?”朱子夏惊讶地重复道,思索了一会儿,问:“你没看错?”
梁育才不确定地说:“我猜的。”怕朱子夏误会忙接着说道:“三个人的眼神和气势都像保镖,当时… …”梁育才把自己见到的情景讲了一遍。
“… …”,朱子夏没有说话,看来是在思考。梁育才怕打扰了朱子夏也不敢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朱子夏才说话,听声音有些犹豫:“把那个小子关起来的理由够不够?”
“够了!”梁育才肯定地说,“一个寻衅滋事的罪名是跑不掉的。”
“那就行。”朱子夏松了口气,接着叮嘱梁育才:“记住,不要动他,关着就行。另外,仔细打听打听那个兰玉洁到底是做什么的,尽快给我回话。”
当天晚上,梁育才叫人把小斌带走了,关在了派出所里。之后,兰玉洁给周扬打了电话,然后,她接到了李涛的打电话,他已经到了玉清县城。
次日。
玉清县委书记马俊杰的办公室来了两位客人,他认识其中的一位,自己曾经的领导、现任临杭市委书记李向南的秘书王克勤,另一位,经王秘书介绍,是东海海达集团的董事长李涛。
玉清县不属于临杭市管辖,李向南不能直接插手兰玉斌的事,于是就叫王克勤陪李涛过来。来之前,李向南给马俊杰打了招呼,但没说什么事,只说请马俊杰关照一下。
虽然李向南没说,但马俊杰明白能让老领导把秘书派来处理的事情不会是小事。对此,马俊杰暗暗拿定主意:老领导对我有知遇之恩,不管是什么事,我都要办的周全了。殷勤地招呼客人坐下,马书记问起王秘书的来意。
王克勤笑着说:“我就是陪着李总来玩的,还是叫李总说吧。”
王克勤说的随意,听在马俊杰耳里可就不同了,不由地深看了李涛一眼,心想:这个李总和李书记的关系不一般啊,咦?都姓李,他们不会是亲戚吧?马俊杰想到一边去了。
李涛把从兰玉洁那儿听来的,还有老k告诉他的事情经过细细说了一遍,没有多加,也没发布个人的看法,只说“希望李书记秉公处理”。
隱殺 小說
在马俊杰看来,这事不大,可也不小,重要的是,他听出来了,这个兰玉洁不是一般人。能让一省常委开口,还能叫亿万富豪亲自跑来说话的人,能是小人物吗?小事情发生在大人物身上,那就是大事。
“玉清啥时候出了个这么重要的人物?我怎么就没听说过呢?”马俊杰不由地对兰玉洁产生了好奇心,于是问李涛:“李总,这个兰玉洁和您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李涛早有预料,回答道:“我们是合作关系,兰总是瑞丽集团的副总。”
“瑞丽集团?”马俊杰听得耳熟,抚着额头想了想,“我想起来了,就是生产‘无恙丸’的那个公司吧?”
几年前,因为“无恙丸”配方的事情,网上争吵了好一阵子,马俊杰也看了相关的报道,所以知道一些。
“无恙丸造福百姓,有功于社会,实在是好药啊!”马俊杰赞叹道。
“李书记也知道无恙丸?”王秘书插嘴问道。
马俊杰点头道:“我二叔患强直性脊柱炎多年了,这种病被称作‘不死的癌症’,没治。去年,我二叔听说有种药能治多种慢性病和疑难杂症,就抱着试试的想法去了通海。在那等了半个月才买到药,当时就服了,哈哈,人还没回到家呢病就好了!”
每当说起这件事,马俊杰就很激动,他父亲去世的早,是在二叔的帮助下他才完成了学业,还帮他娶了媳妇。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与他二叔的帮助是分不开的。因此对治好二叔病的瑞丽公司很感激。现在得知兰玉洁是瑞丽的副总,马俊杰内心已经有了偏向。
县公安局长任子清是马俊杰的人,接到马俊杰的指示后立刻亲自带队开始调查。案情并不复杂,工作组走访调查后,便找梁育才谈话。梁育才胆子小,没撑多久就全说了,为了将功折罪,他还举报了朱子夏收受贿赂,和不法分子勾结的一些事情。任子清对这些事也有耳闻,只是没有证据,现在有了,根据梁育才交代的线索,任子清很快就把相关的人证物证找齐了。
在确凿的证据前,朱子夏认罪了。主犯搞定了,接下来就要抓喽啰了。靠山一倒,蒋振武惶惶如丧家之犬,不知所措,想了想自己做的那些坏事,觉得轻判不了,于是跑路了。他不知道,这一跑正对了某人的心思。
惠宁县是玉清县的邻居,两地相距一百多公里,蒋振武在这儿有个朋友叫冯志虎。这个冯志虎也不是好人,明面上开着旅馆、歌厅,暗地里开赌场、纳妓招嫖,手下还养着十几个打手。蒋振武就躲在他的旅馆里。
深夜,冯志虎的小旅馆。从外面看,旅馆一片漆黑,旅馆的一个房间里却灯火通明。这是一个大套间,屋里乌烟瘴气的,一群人正围着一张大桌子大呼小叫,每个人面前都堆着花花绿绿的筹码。蒋振武也在其中,虽然跑路了,但他心里明白要跑出去很难,到处都是摄像头,自己很可能被通缉了。舅舅朱子夏被抓,肯定有人落井下石,自己做的那些事虽然罪不至死,但判个十年、八年的那是肯定的。所以,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跑了再说。
蒋振武虽然在跑路,但习惯了花天酒地,耐不住寂寞,看到赌场就忍不住手痒,而且冯志虎和他的关系很好,打包票说这里很安全,叫他放心玩。
蒋振武的手气不错,两个小时赢了小十万,意气风发地,一时就忘了自己还在跑路中。
“嘭!”突然一声巨响,厚实的橡木门被撞开了,直接脱离了门框飞了几米远。屋内的赌徒被吓了一跳齐齐回头看。
门口站着一个人,穿一身黑色西装,脸面却用黑布蒙了,看不见模样。屋里的人开始以为是警察来了呢,都心惊肉跳地。尤其是蒋振武,心里一紧,脸都吓白了。这时一看来人的打扮稍稍安心了,只是见来者不善,都不敢妄动。一时间屋内安静得落针可闻。
冯志虎也吓了一跳,却并不惊慌,他早把上上下下打点好了,警察有啥动作有人会提前通知他。惊慌之后,冯志虎冷静下来,仔细观察来人后认为不会是警察,心里有了底气,忍着怒气上前问道:“你是干什么的?”想通过对方的口音做个判断。
黑衣人没有说话,扫视了一圈屋内的人,看到蒋振武,点了点头走了过去,根本不理冯志虎。
“这么嚣张?”冯志虎哪曾如此被人小看过,横身拦在前面,挥拳就朝来人面部打去,同时还嘴里骂道“去你… …”
“妈的”两个字还没说出来,身子却倒飞了起来,“哐!”,“喀嚓”,端端落在赌桌上,把赌桌砸了个稀巴烂,桌子上的筹码四散飞扬,离得近的人难免受了池鱼之灾。
来人脚步不停继续朝蒋振武走去。冯志虎在这儿看场子的有八个人,里外各四个,外面的人想要进来得先通过外面把门放哨的四个打手的检查,若是陌生面孔或不对劲的人,要么被赶走,要么抓起来打一顿,再不济,还可以向里面发出警报。
冯志虎也是一时气糊涂了,没去想为什么外面的人没有发出警报,头脑一热就冲了上去,结果被秒了。
屋内的四个打手一见老大被来人打了,纷纷从腰里抽出刀子、铁棍,还有个家伙居然拿着个电棒,嘴里骂骂咧咧地就冲了上去。冯志虎养的这些打手都是些好勇斗狠,经验丰富,把打架当家常便饭的人,从老大被踢飞的那一脚看得出来人的身手很好,但那又咋样,好汉架不住人多,哥们一起上,就不信干不过他一个人。
赌徒们这时也没那么惊慌了,虽然还不知道来人的目的,但对方只是一个人,要是来寻仇的,他们旁观即可;要是来打劫的,大家伙十几个人,谁打劫谁还不一定呢。此时见冯志虎的手下围了上去,赌徒们纷纷让开,腾出一块空地,等着看热闹。
正因为爱。
很遗憾,没有热闹可看。四个打手的围攻丝毫没有阻止来人的脚步,只听到“嘭!”的一声,其实是四声,因为速度太快,听到人们耳朵里就好像一声。就见四个打手和他们的老大一样飞了起来,“喀嚓”、“哗啦”,一个砸在了茶几上,一个撞在了柜子上,还有两个撞在了墙上,然后,都没了声息。
“啊!”本来打算看好戏的赌徒们惊的长大了嘴巴,呆呆地看着来人,一动也不敢动了。来人的身手太厉害了,一脚踢飞四个人,他们别说见过,听都没听说过。这四个打手可不是一般人,个个都是腰大膀圆,孔武有力的壮汉,手里还拿着家伙,却被来人轻描淡写地就收拾了,就凭自个这小身板,还是省省吧。
来人走到蒋振武跟前停下了,其他赌徒悄悄松了口气——看来是寻仇的,这就好,和我没关系。
蒋振武在来人第一眼看向他时就有感觉:这人怕是来找我的。心里猜疑,但并不担心,这里是冯志虎的地盘,对方只有一个人,不管是来文的,还是来武的都不怕。“只是这里不再合适藏身了。”
他这里还没想好之后往哪跑呢,冯志虎和四个手下就已经被来人打趴下了。看着蒙面人冷森森的目光,蒋振武心底生出一股寒意,头皮发麻,双股战战,竟然说不出一个字来。
蒙面人突然抬起手,蒋振武吓得本能地要躲开,却被捏住了脖子,那只手如同钢钳一般令他丝毫动弹不得,一种死亡的恐惧霎时笼罩了全身。
“求求你,不要杀我!”蒋振武大张着嘴想哀求,却只发出“呵、呵”的声音。
就在蒋振武心如死灰的时候,蒙面人却松开了手,接着手一晃,手里多了个钱包,蒋振武认识,那是自己的钱包。蒙面人翻开钱包取出身份证,对着蒋振武看了看,确认无误后把钱包又塞回蒋振武的口袋,忽然快如闪电地在蒋振武的胸口一戳,蒋振武就觉得胸口一麻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接下来,赌徒们就看到一幕诡异的情景:蒙面人抓着蒋振武的腰带,轻飘飘地如同提着一袋垃圾走出房间,而蒋振武却一动不动,如同待宰的小鸡,只能出灰白的脸色上看得出这个人被吓坏了。
两个小时后,有人在玉清县公安局门口丢了一个包裹,几分钟后,“包裹”忽然大叫起来:“救命呀!救命呀!”
值班的警察听到叫声急忙跑出来查看,打开包裹发现正是被通缉的蒋振武。警察要把蒋振武带进去的时候却发现此人是个残废,四肢都被人打断了,还是粉碎性的那种,那就先送医院吧。
谁送来的包裹?又是谁打断了蒋振武的四肢?警察调查了许久也没有答案。警察局门前有监控,监控显示,送包裹的人一身黑衣,还蒙着面,而且这个人的速度非常快,放下包裹后晃了几下就隐入了黑暗中。
警察问蒋振武是什么人打的他,蒋振武一幅见了鬼的表情,哭着喊着说:“魔鬼!那家伙是魔鬼!”